澳门金莎娱乐网址-新澳门金莎娱乐场官网

您的位置:澳门金莎娱乐网址 > 风俗习惯 > 四方谈异,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四方谈异,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2019-09-14 18:42

原标题:语言||吕叔湘:四方谈异

我现在已经不是那种喜欢争论的人,因为我认识到争论这件事情毫无意义。每个人有自己的立场,难免带有成见与偏见,我们大多数人,都不过是盲人摸象罢了。这世界上没有都少东西是完美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文章也不例外。但我并不会每一篇不完美的文章都去批驳,那未免太费力了,而且很不讨好。我胆小,我不想惹是生非,因为以前吃过不少亏。为此我把一首诗贴在床头,时刻警醒自己莫要逞一时口舌之快而惹出无穷烦恼来,这首诗是这样的:

鄂尔多斯论坛 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2019-01-11 11:32 分类:资讯 阅读()

在中国的方言,因为地域广阔,所以在在很多方面中都会直接利用了普通话为国家的通用语言,但是在在中国的其他省份,却是有着很多种不同的方言出现哦,那么中国方言是怎么形成的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汉语有多少方言?

广知世事休开口,纵会人前只点头。
倘若连头俱不点,一生无恼亦无忧。

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图片 1

每一个离开过家乡的人,每一个有外乡人的市镇或村庄的居民,都曾经听见过跟自己说的话不一样的外乡话。在像上海这样的“五方杂处”的城市,差不多每个人都有机会跟说外乡话的人打交道。比如有一家无锡人搬来上海住,他们家里说的是无锡话,他们楼上住着一家常州人,说的是常州话,隔壁人家是广东来的,说的是广州话,弄堂口儿上“烟枝店婶婶”说的是宁波话。他们彼此交谈的时候,多半用的是不纯粹的上海话,也许有几个老年人还是用他们的家乡话,别人凑合着也能懂个八九成(除了那位广东老奶奶的话)。他们在电影院和收音机里听惯了普通话,所以要是有说普通话的人来打听什么事情,他们也能对付一气。这些人家的孩子就跟大人们有点不同了,他们的普通话说得比大人好,他们的上海话更加地道,那些上过中学的还多少懂几句外国话,在他们的生活里,家乡话的用处越来越小了。──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全国人民至少是大城市居民的既矛盾而又统一的语言(口语)生活。

图片 2

内容摘要:语言是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是人类的思维工具和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一种音义结合的符号系统。(WwW.NiuBb.Net]语言在社会交际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人类社会的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人们通过使用用语言进行交际,交流思想,以便在认知现实、改造现实的过程中协调相互之间的行为,以取得最佳的效果。而在历史的不断发展的过程中,语言也在不断地变化和发展。在不同的地区所说的话也不一样,这就形成了方言。方言是历史的产物,也是不同文化之间的一种表现。

中国方言是怎么形成的

人家都知道汉语的方言很多,可究竟有多少呢?很难用一句话来回答。看你怎样给方言下定义。如果只要口音有些不同,就算两种方言,那就多得数不清,因为有隔开十里二十里口音就不完全一样。要是一定要语音系统有出入(甲地同音的字乙地不同,而这种分合是成类的,不是个别的),才算不同的方言,大概会有好几百,或者一二千。要是只抓住几个重要特点的异同,不管其他差别,那就可能只有十种八种。现在一般说汉语有八种方言就是用的这个标准。这八种方言是:北方话(从前叫做“官话”)、吴语、湘语、赣语、粤语、客家话、闽南话、闽北话。实际这北方话等等只是类名,是抽象的东西。说“这个人说的是北方话”,意思是他说的是一种北方话,例如天津人和汉口人都是说的北方话,可是是两种北方话。只有天津话、汉口话、无锡话、广州话这些才是具体的、独一无二的东西:只有一种天津话,没有两种天津话。宁可把“方言”的名称保留给这些个“话”──刚才说了,汉语里大概有好几百或者一二千,──把北方话等等叫做方言区。一个方言区之内还可以再分几个支派,或者叫做方言群,比如北方话就可以分华北(包括东北)、西北、西南、江淮四大支。

我觉得我真是个好人

关键词:汉语 方言 鄂尔多斯文化 语言

中国方言

方言语汇的差别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总有一些文章,让我顾不得许多,非要驳斥一番不可。当我看到某人一篇题为《普通话是汉语的灾难》时,我就觉得我的确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我从没想过有一篇文章可以偏激到这种程度。

一、汉语简介

中国地域广阔,汉语与少数民族语的方言众多。2000年10月31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确定普通话为国家通用语言。汉语方言常以地域大致划分为八大方言:官话方言、吴语、湘语、赣语、客家话、粤语、闽语、晋语。 实际上还有其他汉语方言,而且闽方言所指代的闽北话、闽南话、闽东话、闽中话、莆仙话五个汉语方言各自与其他七大方言在语言学上同为汉语的一级方言。

方言的差别最引人注意的是语音,划分方言也是主要依据语音。这不等于不管语汇上和语法上的差别。事实上凡是语音的差别比较大的,语汇的差别也比较大。至于语法,在所有汉语方言之间差别都不大,如果把虚词算在语汇一边的话。

在批驳之前,先做一点科普工作。

汉语,又称中文、汉文,汉语属于汉藏语系分析语,有声调。汉语的文字系统汉字是一种意音文字,表意的同时也具一定的表音功能。汉语包含书面语以及口语两部分。古代书面汉语称为文言文,现代书面汉语一般指现代标准汉语。现代汉语方言众多,某些方言的口语之间差异较大,而书面语相对统一。

方言之间的争议

现在引一段苏州话做个例子来看看。

什么是语言?

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任何符号都包括能记(表现成分)和所记(被表现成分)两个方面。语言符号的能记是声音,所记是意义,声音与意义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否则就无法解释同一种事物在相同或不同的语言中有不同的名称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语言没有好坏之分,因为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都能都能把人类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出来,如果表达不出来,那么使用这门语言的人就该想办法创造点新的东西了,不然,这门语言就会被淘汰。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人们进行交际,交流思想,可以不使用语言符号,比如你可以肢体语言,你可以给别人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但是这种方式的使用范围极其有限,而且容易受到各种环境因素的制约。因而,语言就成了人类交流最重要的工具,可以说,人类社会的所有活动都离不开语言。既然语言是交际的工具,那么只要不妨碍交际的语言,就是好的,非要说孰优孰劣,那也不过是一种偏见罢了。

汉语博大精深、包罗万象。它代表着中国,是中国几千年文化的精髓,是中国的文明的象征。在历史的慢慢发展中,语言作为人类交流的一种工具,思维的象征也不断地发展、完善。最早

徽语

俚走出弄堂门口,叫啥道天浪向落起雨来哉。

什么是现代汉语?

汉语是汉民族的语言,现代汉语是现代汉民族使用的语言。现代汉语有广狭两个含义,两者的区别在于,广义的包含了方言,而狭义的专指普通话。无论广义还是狭义,现代汉语都是指现代汉民族用来进行交际的语言,我们也可以称之为“现代汉民族共同语”。

汉语的发展有着一段漫长的路程,四大文明古国,只有中国的汉语一代一代没有中断地传承了下来,这是语言史上的一大奇迹。我们现在使用的现代汉语,主要是在近代汉语的基础上形成的。汉语作为世界上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语言,她有着一段漫长的历史。

所谓汉语,当然是指汉族人的语言。汉族在历史上长期使用“文言”作为书面语。这种语言最早肯定是建立在口语基础上的。因为语言是先有了语言(读音)后有文字,但是口语的发展速度比书面语发展要快很多很多,这就是好像我们平常说话可以随意一点,胡说八道没太大关系,但是写作的时候就比较谨慎了,毕竟,白纸黑字,写下来的东西是可以作为证据的。口语发展快,书面语变化慢,这样一来,口语和书面语的距离就越来越远,这种文言学习起来就比较困难了,能够读书写字的人就比较少,大多数人都是文盲。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读书人写作一直用的是文言,但是大家说话却是另一套与文言有一定差距的语言,这就是“白话”,白话很好用,于是开始有人用“白话”写作,这种白话文,就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民族共同语的源头。

到了明清时期,用“白话”(与“文言”相对)写的各种体裁的作品非常丰富,其中就有像《水浒传》《红楼梦》《儒林外史》等等许多文学巨著。这些作品的语言虽然或多或少带有地方色彩,但总的来说,基本属于北方话。这些作品流转到非北方的区域,拥有大量的读者。非北方话地区的人觉得这些书写得太好了,于是也用这种基于北方话的“白话”来进行创作。因此这种白话文学就大大促进了北方话的推广。

大约在白话文学作品广泛流传的同时,以北方话为代表的北方话也逐渐取得了各方言区之间的交际工具的地位。理由很简单,因为北京是元、明、清历代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北京话也就成为各级官员政府的交际语言,并随着政治影响逐渐传播到全国各地。当时北京话被称为“官话”,实际上它不是专门为官吏阶层使用的官场语言,而是全民的共同语。北京话在全国范围内所取得的影响力其实和英语在全球范围取得的巨大影响力是类似的。英国当年进行全球殖民掠夺,建立起“日不落帝国”,在英国的统治地区,官方语言自然是英语,英语在全球的影响力主要也就在那个时候形成。

到了近代,尤其是五四运动以后,民族民主革命运动高涨,一方面,“白话文运动”动摇了文言文的统治地位。使得一向只用在所谓通俗文学上的“白话”取代了文言文的地位;另一方面,“国语运动”在口语方面增强了北京话的代表性,促使北京语音成为全民族共同语的标准音。这两个运动互相推动、互相影响,就使得书面语和口语接近起来,形成了现代汉民族共同语。

新中国成立之后,为了加强全国各地区各民族之间的沟通交流,对民族共同语进行了进一步的统一和规范。1955年在北京召开了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会上确定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称为普通话{普通话一词其实早就有,但之前没有统一的规范},主张向全国大力推广,普通话由此称为全国通用的规范性语言,普通话的普通就是普遍共同通用的意思。普通话的推广,使得我国各地各民族终于有了统一而规范的交际语言。

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给普通话下一个定义了,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汉民族共同语。

好,科普工作到此结束。我该干点正事了。由于批驳的对象文章写得比较松散,我没有办法做系统的批驳,只好用各个击破的方法,这样做是有缺陷的,可能会导致断章取义的错误,但我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做,如果有什么错漏的地方,还请各位方家不吝赐教。

图片 3

就算你赐教了我也不一定改

某人说:

普通话难听,让人恶心、反胃,普通话的发音方式别扭。

这不能怪他,因为人家先学的温州话。所谓“先入为主”,人家要真觉得温州话好听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觉得普通话难听也正常,这是人家的个人喜好,咱不多说什么。可坏就坏在,他自己的好恶也就算了,非要攻击别人,虽然我是南方人,普通话说得也不怎么地,但我还是要说上一句。你说别人的发音方式恶心变态,可是人家用得好好的呀,我听了这么多年也用了这么多年(哦,用普通话的时间不到二十年,上学之前在自己家用南昌话,在外婆家用九江话)的普通话,也没觉得哪有毛病。我们村很多人不会讲普通话,但是他们都能听懂普通话,看电视可带劲了,没人觉得别扭。你说,他自己受不了,就说人家有毛病,这太过分了吧?

某人说:

我思考问题用的是温州话,不是普通话。

很好,这没毛病,语言是社会的交际工具,同时也是心理现象,是人类思维的工具嘛。可是,他的这话说得好像话里有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不是他,我当然不知道,只能斗胆猜测一下,猜对了明天去买彩票,猜错了那就猜错了吧。我觉的,他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普通话不行,我都没法用普通话思考,这说明普通话这语言有缺陷,难用得不行。我觉得这个想法就跟老外说,你们中国人吃饭用筷子,太差劲了,筷子这东西真难用,我都用不起来,不行,我得用刀叉。你用不起来怪我咯,我们用得好好的呀。

某人说:

普通话非常麻烦的一个问题,是同音词太多。

根据我一点都不宽广的认识,同音现象是任何一门语言都存在的。就拿英语来说吧,来,咱给你整个句子,Can you can a can as a canner can can a can?

你要跟我抬杠说人家就用了一个词,can,这不算同音词。行 ,那再找几个好了,right-write, meet-meat, hole-whole ,行了,我不给你找了,我暂时只能想到这几个,想要更多,自己翻字典去。

说正经的,世界上的语言有好几千种,所用的音素(语音的最小线性单位)却非常有限,这是很自然的,人类不傻,音素多了学不过来,太累。在语音学(研究人类语言的语音)里经常用到的音素所有加起来不到两百个,这也就意味着两百来个音素就已经可以把人类所有语言(对,就是所有)都给表示出来(当然是从语音上表示,文字不行),具体到某一种语言,它用到的音素就更为有限了。比如日语,掌握五十音图就基本搞定日语发音问题了。

咱还是说汉语,某人说,普通话里的同音词太多了,这很麻烦。得,那您找个没有同音词的语言来,要不您干脆发明一个得了,多好。

不意气用事,我们还是讲道理。不得不说,汉语的音节解构确实有单纯化的趋势,从中古音发展到近代北方话音系,“平上去入”里的“入声”就消失了(在某些地方方里可能还保留着),这种语言发展的趋势我们没有办法阻挡,少学几个音不就能省点力气吗,多好,而且有些音不好发,累,简单点好,大家用的方便,不影响交流就行,语言本来就是用来交流的工具嘛。而且,人类发展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一个偷懒的过程。

当然,一味地单纯化是要出问题的,同音混淆能把人逼疯,那怎么办呢,又要偷懒,又不能懒出毛病,中国人聪明,把原来的单音节词变成双音节词(就是小学的“组词”),这样一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嘛。举个例子,艺——艺术,易——容易,忆——记忆,意——意义,益——利益,译——翻译……

你看,单音节的同音词经过双音化,绝大多数就不是同音词了,多好,同音混淆的可能性不就大大降低了嘛。

某人还提到“的地得”的问题,这个我就不细讲了,简单粗暴的说法是,的用于形容词后,地用于副词后,得用于动词后,专业点的说法是的定地状得后补。特殊情况不说,这堂语文课我也就不补了。

4
某人说:

标准普通话最大的缺点,是字正腔圆、铿锵有力。这种吐字方法,让使用者难免不装腔作势。标准普通话不适合吟诵,不适合唱歌,最适合的就是播音腔和朗诵腔。

用普通话唱歌的人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喜欢的几个歌手就是用普通话唱歌的,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直接引用一段好了。

汉语音节特点形成了它所特有的显著的音乐性,声音悦耳,音调柔和,节奏明朗,韵律协调。由于现代汉语的音节结构中元音占优势,语言里乐音特别多,辅音和元音的相互间隔,形成了分明的音节,使语言富有节奏性,声调的变化,也使语言具有抑扬高低的音乐色彩。词汇里双音节话和四字格的词语结构以及双声、叠韵、叠音的形式等,也都能显现出汉语语音的音乐性。(胡裕树,现代汉语,上海教育出版社)

5
某人说:

白话文运动,必然导致文章的好坏评论,要和口语挂钩。——不是口语是否符合文法,而是文法是否符合口语。

这里有几个很奇怪的说法,总之我不是很理解。好像是在说由白话文演化而来的普通话符合口语而不合语法(我不用文法这个词,不习惯)。但愿是我瞎想,不过还是说清楚一下,普通话的语法规范不是口语,按照普通话的定义,它的语法规范是“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不是口语。另外,支持白话文运动的胡适先生认为“需讲求文法”,而不是如同口语那般随意。至于语法符合口语的问题,我认为没毛病。

你说 ,使书面语和口语保持一致有什么问题?这可以让更多的人看懂书面文字呀,古代文盲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书面语(文言)与口语的分离,近代时候推广白话文,使书面语和口语保持一致,让更多的人可以读懂白话文而不是只有少数知识分子才能读懂的文言文,广大的中国人终于开始摆脱封建社会迂腐愚昧,开始清醒起来,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而且我向来觉得使口语符合语法是一件反人类的事情,语言是用来交流的,其次才是记录和写作。如果大家都觉得某一种表达是正确的时,那种说法就是正确的,这就是约定俗成,语法规则就该修改了。要知道,语法虽然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但绝非一成不变,古汉语语法和现代汉语语法上就有许多不同,因为语言是发展变化的。可以说,如果全中国人都认为定语应该放在名词后面,那么,用不了多久,语法书上的规则就要改掉了。但是这样做很麻烦,改来改去就乱了套,于是国家才制定了一套语法规范,大家都这么用,就不会鸡同鸭讲了。

6
某人说:

标准普通话的出现,在语法上为白话文打造了标准,凡是在北方方言区没有的语法,就禁止。 在用词上为白话文提供了限制——凡是北方方言区没有的词语,就不能用。其他方言的语言,必须翻译为北方方言。这种翻译,就失去了语言的很多精微。

对于这种“禁止”“必须”一类的绝对说法,最好的否定的方法就是举出一个反例。

吴语中“试试看”“唱唱看 ”的“看”字,用法十分特殊,北方方言里没有这样的表达,但这个用法普通话里可以用。

“搞”“垃圾”“尴尬”“名堂”“噱头”等方言词,在北方方言中不存在,但它们是普通话的词汇。解释一个,“噱头”来自吴语。

普通话不光吸收各地方言中好的词汇,老外的词汇也不放过,我们现在用的外来词可一点都不少,“坦克”“沙发”等等。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普通话擅长吸收国内外好的东西,凡是对汉语发展有利的,方便国人交流的,普通话就会吸收进来,那些难用的以及不用的东西,也会逐渐消失,可以说,普通话为汉语提供了一种标准,但这种标准不是死的,普通话会朝着更有利于国人交流的方向前进。在我看来,普通话促进了汉语的健康发展,而绝非某人所说的“汉语的灾难”。

图片 4

事实就是这样

7
某人说:

今天的白话文,实际上就是北方方言区白话文。不幸的是,在中国古代,最好的文字都不是来自北方方言区。唐朝以后,就是以江南为文化中心。保留中古汉语音韵的方言,都不在北方,而是在闽南话、温州话、粤语、客家话、吴语之类的南方方言里。

许多方言确实保留了古代汉语的音韵,比如我经常用的南昌话就保留了宋朝时候的读音。然后呢?保留了古代的读音就是好的?

这种想法,我觉得跟这样的一个情形很像,老外吃饭,喜欢用刀叉,为了证明用刀叉好,他说,筷子这种东西太差劲了,你知道不,人类以前都是用刀割肉吃的咧,你们用筷子啊,一点都不像古人吗,很不优雅,我看到用筷子的人就觉得恶心,哪有那样吃饭的,用刀叉好,用刀叉比较像古人,多好呀,有一种古典的优雅之美,使用筷子简直就是瞎搞……

图片 5

你再说句试试

正经一点,如果语言一直遵循古法,那语言就不用发展了,但是语言不发展变化是不行的。因为世界在改变,语言也不得不改变。

某人还说了一个有趣的话题,说在中国古代,最好的文字都不是来自北方方言区。我不知道某人说的古代有没有包括明清,如果包括的话,那么就需要明白一个事实,《红楼梦》《水浒传》《儒林外史》等等著作都是基于北方方言写成的。按照某人的说法,《红楼梦》算不得好文字,这个结论让我有点震惊,天呐,我一定是学了假的语文课。用我小侄女的话来说,这太可怕了。

其实想想也知道,北京作为首都那么多年,全国各地书生都要进京赶考,那地方文化落后?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都在北京,那地方落后?英语为什么能够推广到全世界,因为英国强大,所以能进行文化输出。北方方言为什么能选作普通话?因为北方方言区很大,是汉语七大方言区最大的,使用的人口约有七亿,占汉族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而且用白话文写成的经典著作也很多,其影响力是其他方言区所不能比拟的。

8
某人说:

普通话的强行推广和白话文运动,割裂了当代汉语和传统汉语的传承。或者说,汉语从此扭了一下腰,上半身和下半身总是差了九十度的夹角。

先说“白话文运动”,这个运动要结合历史背景来看待,推广白话文,主要的目的是摒弃文言文的缺点,改用白话文,实践证明白话文确实和符合时代,不然,白话文又如何能打倒文言文?白话文的受众更广,而且也更加利于传播新思想新理念,是顺应时代之举。当然,“白话文运动”确实有不好的地方,它把文言文逼上了死路,打得太狠了,但总体来说,好处多于坏处。不然,文盲肯定会很多,像我这样农民家的小孩,肯定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我现在读文言文都觉得费劲,但是看明清时候的小说却很轻松,原因就在于,人家是用古白话写的,跟现代汉语很接近。

再说普通话推广。我觉得普通话推广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前面我已经说过了普通话的发展历程,这里再针对性地说一下。某人说普通话的推广割裂了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的传承,这话真是瞎扯,好像在说,北方方言区的人传承的不是汉语而是其他的什么语言,哈?北方方言区那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用的不是汉语?天呐,那他们用的是什么语言呐?他们的语言难道不是从古代一路传承过来的?是半道上捡的?外太空飞来的?

图片 6

哈?

现代汉语发展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我们现在用的现代汉语也是慢慢从古代传承下来并加以扩充和创新的。说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在普通话推广的过程中被割裂了,这完全是扯淡。汉语的改变不是一个普通话运动就能搞定的,它有着一段漫长的演化过程。知道明清时候为什么有那么多经典古籍的注解吗?以前不需要注解大家都能看懂,因为跟口语比较接近,后来就看不太懂了,得有人注解才行(虽然那时的注解主要还是为了维护封建统治)。这可以从一个侧面证明,明清时候的汉语同宋元以前的汉语差别已经很大了。到了民国时期,社会大动荡,语言也跟着大动荡,白话文打倒了文言文,取得了统治地位,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文言文已经不好用了。新中国成立之后,虽然大家已经都是用白话文了,但是没有达到统一,中国地方太大了,方言分歧还是很严重。但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国家,没有一种统一的官方语言很不方便。这就要进行汉语的规范化,汉语的规范化当然不是一拍脑门发个红头文件那么简单的事情, 汉语的规范化,要根据汉语的发展规律来确定和推广语音、词汇和语法各方面的标准,这个工程量是巨大的,我从心底感谢当年为汉语的规范健康发展做出那些人,要知道,搞出这套普通话的人,个个可都是语言大师,都是些学贯中西博古通今的大牛啊。

做现代汉语规范时,有这样一个原则:我们还要学习古人语言中有生命的东西。……当然,我们坚决反对去用已经死了的语汇和典故,这是确定了的,但是好的仍然有用的东西还是应该继承。

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从来就没有割裂。

鄂尔多斯论坛 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徽语,即吴语-徽严片,是一种分布在钱塘江上游地区古徽州府、严州府大部、饶州府部分地区的汉语方言,使用人口约436万。

他走出胡同口儿,谁知道天上下起雨来了。

总结

当我看完那篇文章的时候,我联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场景。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一个人他从小就是以步行作为交通方式,他觉得这是最好的。人们问他为什么不坐公交或者自己不开车,他说:我从小就是走路的,我觉得坐公交或者开车,脚都没有踏在地上,这太奇怪了,我可受不了。这也就罢了,个人习惯问题,咱也不好多说什么。可他还说:汽车是交通出行的灾难,你看,造成那么交通事故,还导致现代人都追求速度,变得浮躁起来。我们应该都步行,步行好,古代人都是步行的,步行是最优雅的出行方式……

图片 7

侬脑子瓦特啦

“普通话是汉语的灾难”,恐怕这句话本身才是汉语的灾难吧。

图片 8

捂脸

的语言也就是通过手势肢体动作等方式来进行交流,后来出现了语言,但这只能作为一种交流方式。(wWw.nIUbB.nEt)直到后来出现了文字,中国最早的文字是甲骨文。这个时候汉语言才有了一个整体的系统,文字作为语言的一种表达方式,为语言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汉语作为世界特有的象形文字语言,文字高度的统一与规范。

现代徽语分化于吴语,因其失去全浊音被排除出吴语,但由于其连续变调、韵母及句法和词汇上接近金衢等处南部吴语,广义上可归属吴语-徽严片。与邻近的吴语及赣语相较,徽语兼具两者特色,如声母系统接近赣语,而韵母系统则与南部吴语接近。

啊呀,格爿天末实头讨厌,吃中饭格辰光,

汉语属于独立语,分析语。汉语的书写方式是一种象形文字的汉字,它可以分为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五四运动之前所使用的书面语叫做“文言”,是一种以孔子时代所使用的以“雅言”为基础的书面语。每一句话中都带有之乎者也之类的词,词的意义复杂而简单,不容易懂。五四运动之后所推动的书面汉语通常被称为“白话”,即以北方话为基础的现代书面语。在现代汉语的书面语中,文言已经很少使用了。其中鲁迅的一篇《狂人日记》突破了古代文言文的使用,而使用的白话文,通俗易懂。现代汉语有统一和规范的语法,尽管方言发音差异特别大,但是书面语言规范,没有方言差异造成的书面交流障碍。汉语的超方言性对维系中华民族的统一起了巨大的作用。

徽语保留了很多的中古汉语的特征,如入声、次浊音、文白异读的保留,和北方官话差别大,和吴语一样,徽语的强迫式的在句子中连读变调的发音特征是另一个与官话的显著差别。

阿呀,这种天么实在讨厌,吃午饭的时候,

二、方言

旧时徽语以歙县徽城话为代表音,严州话则以原建德梅城话为代表音。由于行政中心的变迁,屯溪话是徽语代表音。

还是蛮蛮好格,那咾会得落雨格介?

中国方言

徽语是属于吴语,还是独立的一种汉语方言,至今有待定论。

还是很好很好的呀,怎么会下雨的呀?

方言则是语言的变体。与普通话不同,普通话是全国通用的,发音标准,字体规范。汉语方言俗称地方话,只通行于一定的地

平话

又弗是黄梅天,现在是年夜快哉呀!

鄂尔多斯论坛 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平话是西南地区汉语方言的一种,属汉语何种方言尚无定论,有的学者或方言书刊把平话归入粤语,有的则认为平话是独立方言。

又不是黄梅天,现在是快过年啦!

域,他不是独立于民族语之 外的另一种语言,而只是局部地区使用的语言。(WWW.NiuBb.nEt]现代汉语各方言大都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而逐渐形成的。形成汉语方言的要素很多,有属于社会、历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人口的迁移,山川地理的阻隔等;也有属于语言本身的要素,如语言发展的不平衡性,不同语言的相互接触、相互影响等。方言虽然只是在一定的地域中通行,但本身却也有一种完整的系统。方言都具有语音结构系统、词汇结构系统和语法结构系统,能够满足本地区社会交际的需要。同一个民族的各种地方方言这个民族的共同语,一般总是表现出“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语言特点。一般情况下,民族共同语总是在一个发言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平话名称古代即有,涵义至今不明。使用人口200多万。平话又分为桂北平话和桂南平话,桂北平话与湘南土话,粤北土话有近缘关系。

这里可以看出,苏州话和普通话在语汇上是很有些差别的。可是语法呢?抛开虚词,这里只有两点可说,苏州话的“蛮”相当于普通话的“很”,可是苏州话可以说“蛮蛮”(加强),普通话不能说“很很”;苏州话说“年夜快”,普通话说“快过年”,语序不同。当然不是说苏州话和普通话在语法上的差别就这一点儿,可是总的说来没有什么了不起。语汇方面有两处需要说明:一,不是任何“口儿”苏州话都叫“门口”,这里写的是上海的事情,上海的里弄口儿上都有一道门,所以说“弄堂门口”。二,不是所有的“这种”苏州话都说“格”,只有意思是“这么一种”并且带有不以为然的口气的“这种”才说成“格爿”。

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我国人口较多,比较复杂,所以讲不通的方言分区处理分析。按照现代通俗的分发,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北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

晋语

比较方言的语汇,首先要区别文化语汇和日常生活语汇。文化语汇,特别是有关新事物的用语,各地方是一致的,有例外也是个别的。比如下面这句话:“做好农田基本建设工作,有计划有步骤地把旱田改造成水田,把坏地改造成好地,是从根本上改变这些地区的自然面貌,扩大稳定高产农田面积的重要措施”,方言的差别只表现在“把”、“是”、“的”、“这些”等虚词上,在实词方面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鄂尔多斯方言

晋语是中国北方的唯一一个非官话方言,但是否归属官话,或独立分出,尚有待定论。晋语使用人口约6305万,晋语区东起太行山、西近贺兰山、北抵阴山、南至黄河汾渭河谷,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

比较方言的语汇,还应当特别注意:别以为都是一对一的关系,常常是一对多乃至多对多的关系(几个一对多凑在一块儿)。比如语气词,每个方言都有自己的语气词系统,两个方言之间常常是不一致的。不但是虚词,实词方面也不见得都是一对一。鲁迅的小说《社戏》里写阿发、双喜他们偷吃田里的罗汉豆,这罗汉豆是绍兴方言,别处叫蚕豆,绍兴话里也有蚕豆,可那是别处的豌豆。又如钟和表,南方的方言都分得很清,可是北方有许多方言不加分别,一概叫做表。又比如你听见一个人说“一只椅子四只脚”,你会以为他的方言里只有“脚”,没有“腿”,管腿也叫脚。其实不然,他的方言跟你的方言一样,腿和脚是有分别的,只是在包括这两部分的场合,你用“腿”概括脚,他用“脚”概括腿罢了。还有比这更隐晦的例子。比如两个朋友在公园里碰见了,这一位说:“明儿星期天,请你到我们家坐坐。”那一位说:“我一定去。”这一位听了很诧异,说:“怎么,你倒是来不来呀?”他诧异是因为按照他的方言,他的朋友应该说“我一定来”。

鄂尔多斯汉语方言属于晋语方言,归内蒙古晋语大包片,晋北晋语、陕北晋语、冀西晋语有着很深的渊源。这一现象极有可

晋语别于官话的最大特点就是保留入声。晋语的声调也有极复杂的连读变调现象。晋语全浊音清化有四种不同的演化方式。多数晋语有五个声调,部分地区有六个、七个或四个声调。晋语有很多与官话差异较大的特征词以及保留的古语词。晋语区还是中国唐诗的重要产区。

方言和方言之间的界限

鄂尔多斯论坛 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晋语的主要使用地区有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中西部、陕西省北部、河南省黄河以北大部、河北省西部,地跨175个市县。晋语核心区主要为太原话和吕梁话。

无论是语音方面还是语汇方面,方言和方言之间的界限都不是那么整齐划一的。假如有相邻的甲、乙、丙、丁四个地区,也许某一特点可以区别甲、乙为一方,丙、丁为一方,另一特点又把甲、乙、丙和丁分开,而第三个特点又是甲所独有,乙、丙、丁所无。比如在江苏省东南部和上海市的范围内,管“东西”叫“物(音‘末’)事”的有以启东、海门、江阴、无锡为边界的二十一个县、市;管“锅”叫“镬子”的地区基本上相同,但是江阴说“锅”;管“锅铲”叫“铲刀”的,除上面连江阴在内的地区外,又加上邻近的常州、扬中、泰兴、靖江、南通市、南通县六处;管“肥皂”叫“皮皂”的,又在原地区内减去启东、海门两处,加上常州一处;如此等等。

能是战国时期韩、赵、魏三家分晋的语言文化遗存。(wWW.niUBB.nET]秦代早期,鄂尔多斯的南端又增添了自西向东一线贯通的古长城,鄂尔多斯被封闭在一个“口”字形中间,因而具有许许多多古老晋语的特点。鄂尔多斯方言是:以北方方言为基础,以东胜区口音为基准音,形成的语言体系。具有:简洁、好听、和亲切等特点。鄂尔多斯语言也出现了口语和书面语之分,鄂尔多斯书面语是近几年来由于网络的普及和鄂尔多斯人员的外出增加而新出现的一种语体格式,常见于鄂尔多斯论坛和聊天室中。在这里,我们主要分析的是鄂口语与普通话的区别:

方言是如何形成的

如果在地图上给每一个语音或语汇特点画一条线──方言学上叫做“同言线”,──那末两个方言之间会出现许多不整齐的线,两条线在一段距离内合在一起,在另一段又分开了。请看下页的图。

1、 语音差异。有很大一匹兹的发音与普通话发音存在差异,二这差异又分为如下几类:

方言产生的机理,主要是:

从图上可以看出,这个地区的话可以分成两个方言,这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在哪儿分界就不是那么容易决定了。

① 声调不同 如“中华”一词,普通话中发为“zhong hua "而鄂语中发为“zhong hua ”。 ② 韵部不同 如:“民族”一词,发为“mien zue ”(该拼音拼法为:眯恩连读组饿连读)其中韵母不同的还有种特殊情况为前后鼻韵混用,如en和eng部“森、僧”读法相同;in ing部“银、赢”读法相同,等……

1、移民;

不但方言和方言之间是这种情况,方言区和方言区之间也是这种情况,象前边说过的“物事”、“镬子”、“铲刀”、“皮皂”,都属于吴语的词汇,可是分布的广狭就不一致。甚至相邻的亲属语言之间,如南欧的罗马系诸语言之间,东欧的斯拉夫系诸语言之间,也都有这种情况。单纯根据口语,要决定是几种亲属语言还是一种语言的几种方言,本来是不容易的。事实上常常用是否有共同的书面语以及跟它相联系的“普通话”来判断是不是一种语言。比如在德国和荷兰交界地方的德语方言,跟荷兰语很相近,跟德国南方的方言反而远得多。德语作为一个统一的语言,跟荷兰语不相同,主要是由于二者各自有一个“普通话”。在没有文字的情况下,语言和方言就很不好区别。这也就是对于“世界上究竟有多少种语言?”这个问题难于作确定的回答的原因。

③ 声母不同 主要表现为sh、zh与s、z发音混用:只要读紫要,是否读四斧;还有一部分改变了声母:跪读溃、膝读七等。 ④ 读音完全不同 如爱读ngai

2、发展变异;

方言调查对于语言史的研究很有帮助。古代的语音语汇特点有的还保存在现代方言里,例如吴语和湘语里的浊声母,闽语、粤语、客家话里的塞音韵尾(-b,-d,-g)和闭口韵尾(-m)。(更正确点应该说是我们关于古音的知识很大一部分是从比较现代方言语音得来的。)现代已经不通用的语词很多还活在方言里,例如“行”、“走”、“食”(闽、粤、客,=走、跑、吃),“饮”(粤,=喝),“着”(粤、吴,=穿衣),“面”、“翼”、“晓”(闽、粤,=脸、翅膀、知道),“箸”(闽、客,=筷子),“晏”、“新妇”(闽、粤、吴,=晚、儿媳妇),“目”、“啼”、“糜”、“汤”、(闽,=眼睛、哭、粥、热水),等等。这些都是原来常用的词,原来不常用,甚至只是记载在古代字书里的,在方言里还可以找到不少。但是一定要词义比较明细,字音对应合乎那个方言的规律,才能算数。否则牵强附会,滥考“本字”,那是有害无益的事情。

2、 尾缀语气助词不同

3、民族融合。

图片 9

鄂语言中常用的语气助词有:的了、蓝、哇、呀、来来

对于汉语的八大方言区而言,这三种情况都有。

昌黎-卢龙-抚宁地区方言图

鄂尔多斯论坛 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八大方言区:

图 例

下面以几个例子说明其用法和意义:

1、北方方言区,

……线以北,“爱、袄、暗、岸”的声母是n,分别跟“耐、脑、难(灾难)”同音;线以南,“爱、袄、暗、岸”的声母是ng,不跟“耐”等同音。

①“做甚的了?”的了,表正在进行时。(wwW.niuBb.NEt] ②“作甚个蓝?”(意:你做什么去了?)蓝,表疑问。 ③“做甚个呀?”(意:你要去做什么?)呀,表将来时。

2、吴方言区,

-·-·-线以北,儿韵和儿化韵都不卷舌;线以南都卷舌。

④“做甚个来来?”“忙的来来”,表肯定。

3、闽北方言区,

----(1)线以北,“头·上,黄·瓜”的“头、黄”跟单说的“头、黄”同声调;线以南不同声调。

⑤“忙的了哇”(加叹号意:正在忙;加问号意:正在忙吗?)哇,意义与句子的升降调有关。图片 10

4、闽南方言区,

(2)线以北,“没钱”的“没”跟“没来”的“没”同音;线以南,不同音。

图片 11

5、粤方言区,

~~~线以北,“腌菜”的“腌”的声母是零;线以南是r。

6、湘方言区,

-··-··线以北,管啄木鸟叫“鹐(qiān)鹐木”;线以南,管这种鸟叫“鹐得木”、“鹐搭木”或“鹐刀木”。

7、赣方言区,

汉语从很早以来就有方言。汉朝的杨雄编过一部《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后代简称为《方言》,记录了很多汉朝的方言词。按照这部书的内容,汉朝的方言大致可以分成十一区:秦晋、赵魏、燕代、齐鲁、东齐青徐、吴扬越、卫宋、周韩郑、汝颍陈楚、南楚、梁益。但是杨雄的书只管方“言”,不管方“音”,所以看不出这些地区的语音是怎样不同。后来续《方言》的书很不少,可惜那些作者都只着重在古书里考求方言词的“本字”,不注重实地调查,不能反映方言的分布情况。因此一部汉语方言发展史研究起来就很困难。要说各地方言古今一脉相承,显然不大可能,因为居民有迁徙(历史上有很多大量迁徙的记载),方言也有消长。也有人以为现代方言都出于古代的一种有势力的方言,这也不近情理,因为在封建社会的条件下,不可能有一种方言的力量能够把别的方言彻底排除。

8、客家方言区。

要推广普通话

有的语言学家认为,闽南、闽北应该合称一个大方言区,其中再细分次方言区。

在一种语言没有“普通话”的情况下,方言只有一个意义,只是某一语言的一个支派。要是这种语言有了一种“普通话”,“方言”就多了一层跟“普通话”相对待的意思。“普通话”的形成跟书面语的产生和发展有关系。书面语以某一方言为基础,同时又从别的方言乃至古语、外语吸收有用的成分。基础方言本身的变化反映在书面语上,而通过书面语的使用和加工,基础方言又得到了扩大和提高,渐渐成为一种“普通话”。可见“普通话”和书面语是互相影响,互相促进的。古代汉语有没有“普通话”?也可以说是有,也可以说是没有。古代有所谓“雅言”,杨雄的书里也常常说某词是“通语”、“四方之通语”。这些“通语”多半是见于书面的,可是未必有统一的语音,也未必能构成一个比较完整的语汇(也就是说,在当时的语汇里还有一部分是“语”而非“通”,有一部分是“通”而非“语”)。加上从汉朝起书面语渐渐凝固下来,走上跟口语脱节的道路。因此,尽管每个时代都有一两种方言比别的方言有更大的威望,可是不容易产生一种真正的普通话。一直要等到一种新的书面语即所谓“白话”兴起之后,才再度提供这种可能,并且经过几百年的发展,终于由可能变成现实。

另外,山西晋方言区本来是次级方言区,现在有学者认为应提升为大方言区。

图片 12

属于北方方言区的江淮方言区,也是次级方言区,也有人提出要升级,但是还没有达成共识。

事物的发展大都决定于客观的形势。我们现在不能再满足于“蓝青官话”,而要求有明确标准的“普通话”,不能再满足于这种普通话只在某一阶层的人中间通行,而要求它在全民中间逐步推广,这都是由我们的时代和我们社会的性质决定的。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已经为多数人所认识,不用我再在这里多说。我只想提一两件小事情,都是自己的切身经验。五十年前初到北京,有一天是下雨天,一个同住的南方同学出门去。他用他的改良苏州话向停在马路对面的洋车连叫了几声“wángb-jū”(“黄包车”,他以为“车”该说jū),拉车的只是不理他,他不得不回来搬救兵。公寓里一位服务员走出去,只一个字:“chē!”洋车马上过来了。另一件事是我第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看到史湘云行酒令,拿丫头们开玩笑,说:“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讨桂花油?”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鸭”[a?]头本来不是“丫”[o]头嚜。其实这样的例子多得很:“有什么福好享?有个豆腐!”“骑驴来的?──不,骑鹿(路)来的。”这些都是普通话里同音而很多方言里不同音的。当然这些都是很小的小事情,不过既然在这些小事情上不会普通话还要遇到困难,在大事情上就更不用说了。

这八大方言区,基本上,七个方言区在南方,北方方言区则包括江淮方言、西南官话,大致上显示出南北对立分布。这是中国历史造成的。

方言地区的人怎样学习普通话?最重要的还是一个“练”字。懂得点发音的知识,对于辨别普通话里有而家乡话里没有的音,象zh-,ch-,sh-和z-,c-,s-的分别,n-和l-的分别,-n和-ng的分别,自然有些用处,然而不多多练习,那些生疏的音还是发不好的。至于哪些字该发zh-的音,哪些字该发z-的音,哪些字是n-,哪些字是l-,如此等等,更加非死记多练不可。有时候能从汉字的字形得到点帮助,例如“次、瓷、资、咨、谘、姿、姿”是z-或者c-,“者、猪、诸、煮、箸、著、褚、储、躇”是zh-或者ch-。可是这只是一般的规律,时常会遇到例外,例如“则、厕、侧、测、恻”都是z-或者c-,可是“铡”却是zh-。又如“乍、炸、诈、榨”都是zh-,可是“作、昨、柞、怎”又都是z-,这就更难办了。(这个例子碰巧还是有点规律,凡是a韵的都是zh-,不是a韵的都是z-。)

汉语的语言史分5阶段:

推广普通话引起怎样对待方言的问题。“我们推广普通话,是为的消除方言之间的隔阂,而不是禁止和消灭方言。”普通话逐步推广,方言的作用自然跟着缩小。学校里的师生,部队里的战士,铁路和公路上的员工,大中城市的商店和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为了实际的需要,都会学会说普通话。在一些大城市里,很可能在一个家庭之内,老一代说的是方言。第二代在家里说方言,到外面说普通话,第三代就根本不会说或者说不好原来的“家乡话”。但是尽管使用范围逐渐缩小,方言还是会长期存在的。普通话为全民族服务,方言为一个地区的人服务,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很长一个时期。在不需要用普通话的场合,没有必要排斥方言,事实上也行不通。甚至“只会说普通话的人,也要学点各地方言,才能深入各个方言区的劳动群众”。但是这不等于提倡用方言。比如用方言写小说,演话剧,偶一为之也无所谓,可不必大加推崇,广为赞扬,认为只有用方言才“够味儿”。普通话也是挺够味儿的。

1、远古;

本文来源:水木清华

2、上古战国、秦汉;

转自:语言研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3、中古隋、唐、宋;

责任编辑:

4、近古元、明、清;

5、现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

以粤方言为例。秦代及先秦,有大批的中原人民南下岭南。秦始皇派50万大军驻守岭南,后来又增发全国的民工50万人,又招募大批的女性缝补到岭南,带来了中原汉语,就是广东粤方言的开始(又有学者认为,早在楚国的时代,必定已经有了楚化的汉语。楚化的汉语,也是南方多数方言的共同低层语言)。到秦末大动乱,这批人就没有回中原。因此,粤方言是以秦代汉语为基础的,带有较多的上古汉语的特点。

但是,粤方言也不是秦代汉语的化石。因为这2000年来,一方面,先期到来的中原人士,与本地的古粤人融合了,粤方言中留有若干古粤语的痕迹;另一方面,粤方言不断地获得后来的北方话的补充,如宋代,仅北宋年间,广州的人口就增加了60%以上,南宋则更多了,因此又有了许多中古时代的汉语特点。现在推广普通话,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普通话的影响了。

至于北方方言,虽然是汉语的基本地区,但是由于历史上的战争,北方游牧民族不断地南下,造成了民族融合,北方的汉语反而变化比南方更大。南北朝是一次大乱,汉语几乎面目全非这也是我们今天雪古代汉语这么困难的主要原因。元朝是一次大乱,语音、词汇都有很大变化。清朝满族入关,也对汉语有很大影响。

历史上,值得提的还有:

1、佛教进入中国,大量的佛经翻译,增添了新概念、新词汇,也引进了印度的语言学理论,从而触发中国学者发现了汉语四声。中国音韵学从此发展起来。

2、北宋以来的平民文学发展,特别是说唱文学,促进了白话文的启蒙。

3、五四新文化运动,大量的外文翻译,汉语面目大变。今天我们看100年前的文章,感到是很遥远的。

中国少数民族的方言

侗台语族

侗台语系的发源地在中国浙江、福建、广西、广东一带。从基本词汇的分歧来看,侗台语系的分化可追溯到距今2500年到3000年。汉藏语系的语族之一。又称侗泰语族或侗台语族。分3个语支:①壮傣语支:包括壮语、布依语、傣语等。②侗水语支:包括侗语、水语、仫佬语、毛南语、拉珈语、佯僙语、莫语等。③黎语支:包括黎语,有人认为仡佬语也属于这个语族。壮侗语族分布在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贵州、广东、海南和湖南南部,也通行于泰国、老挝、缅甸、越南北方和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形成东南亚一个很重要的语言群。壮傣语支的语言,国际上统称台语。使用壮侗语族语言的人口,中国有2300多万。

苗瑶语族

分苗、瑶两个语支。苗语支包括苗语和一部分瑶族人说的布努语,瑶语支只有大部分瑶族人说的勉语。居住在中国广东省增城、博罗等县的畲族人所说的畲语也属此语族 ,但语支未定。苗 、瑶语族语言分布于中国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省、湖南省、广东省、四川省和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国靠近中国的地区。使用人口在中国约有940万。

藏缅语族

藏语传统上分为卫藏、康、安多3个方言,也有学者按地区分北部、东部、中部、南部、西部5个方言,藏语系语言方言区别特征的表现形式不仅代表了语言变体的共时差异和历史演变的不同阶段,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语言之间的接触关系对方言分化的影响。

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

佤语的方言划分主要是依据地域分布:巴饶克方言分布于云南沧源、双江、耿马、澜沧等县,阿佤方言分布于西盟、孟连、澜沧县,佤方言分布于永德、镇康、沧源诸县。佤语是从无声调向有声调转化过程中的语言,但是声调的有无对佤语方言差异的影响并不重要。巴饶克方言的大寨话和阿佤方言的细允话都有声调,但是没有归为一个方言,这大概和不同方言声调来源不同有关。巴饶克方言大寨话的声调和韵母有关,即高调对应于无声调方言的紧元音,低调对应于松元音;阿佤方言细允话声调和声母有相关关系,即高平/低平对应于无声调方言的送气的清音和浊音,高平也对应于清鼻边音和清擦音,部分中平对应于不送气清音,低平和部分中平对应于浊鼻边音。

阿尔泰语系语言

方言差异极其微小,词汇和语法形态的语音差异是区分方言的主要依据。一般来说不同方言之间通话没有障碍,甚至阿尔泰各语族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异比汉藏语系同一语言内部方言的差异还小。

例如鄂温克语海拉尔、陈巴尔虎和奥鲁古亚三个方言只是个别辅音存在有对应的差别。

维吾尔语的中心、和田、罗布三个方言之间仅表现于元音是以部位还是以唇状和谐为主、语流音变,以及因语音变异而影响到词法形式的差异。蒙古语方言的语音差异也基本如此。朝鲜语方言的情况比较特殊,是按朝鲜族移民到中国以前在朝鲜的居住地区,而不是按现有方言所在地划分的,所以中国朝鲜语的6个方言在中国朝鲜语地区呈比较交错的分布状态,但是方言之间的语音差异依然很小。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四方谈异,汉语与鄂尔多斯方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