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址-新澳门金莎娱乐场官网

您的位置:澳门金莎娱乐网址 > 中国史 > 电视国学风,光明日报

电视国学风,光明日报

2019-08-21 12:10

近期于央视财经频道播出的《时尚大师》便通过一个新的切口关照了“传统”,为“文化美学”的电视表达创新再添一种重要视角。传统文化之于中国的社会历史传统,无疑发挥了深远的影响力。“衣食住行”,生活的方方面面皆有“传统”的智慧浸润。

光明日报: 文化类节目的新趋向

时间:2018年09月20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何天平

文化类节目的新趋向

——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

  过去两年间,文化类节目火热荧屏,成为中国电视的一大重要变化。政策和市场的双向驱动为已步入“下半场”的文化类节目发展创造了更多空间。一方面,“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的节目自主创新方向,构成文化类节目自我迭代的重要线索,也有益于视听媒介贯穿国民教育、滋养文艺创作的功能实现;另一方面,经由一个阶段的培养,不少文化类节目走出市场资源稀缺的困境,形成了常态化且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较之2017年的规模化成长,今年的文化类节目市场更趋理性。台网两端涌现的文化类节目,从“量产”走向“质产”,从“严肃”走向“亲民”,降温之后迎来新的变化,也面临新的挑战。跟风、模仿、同质化等问题,在近段时间的文化类节目中不断出现,如何审视当前的文化类节目?文化类节目如何才能真正深入人心?

图片 1

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 资料图片

  年轻化的语态受欢迎

  经由一段时间的探索实践,2018年的文化类节目市场构成更为常态化的建制:研发原创模式、面向中国文化、贯穿国民教育。值得欣喜的是,着眼于此类节目的再勃兴,泛娱乐传播环境正在积极寻求文化重释的话语空间。

  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文化类节目持续发热,并在台网两端不断结出精品果实。电视端依然是文化类节目创新的重要阵地。央视作为国家级媒体,引领文化传播既是责任也是探索。日前播出的《加油!向未来》第三季,以“科学 ”入题,意在发现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科学,在延续前两季大型科学实验的同时升级形态,凸显科学的奇趣之美;不久前收官的《朗读者2》进一步拓宽文化边界,以多元社会视角感悟文学之美;《国家宝藏》《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则借由当下的话语亲近传统文化,传播效果可圈可点。

  文化类节目也频频亮相卫视,不再作为陪衬式的点缀一笔,而在主体性确立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主流之姿。其中,不少卫视对文化类节目的改造有新意:湖南卫视推出的《声临其境》以原创模式呈现表演中的“声音”元素,形成小切口、大影响的文化感染力;东方卫视的《我们在行动》走出演播厅,关注公益与扶贫,形成不俗的社会反响。正在播出的《相声有新人》,用年轻化的语态传播传统曲艺文化,让传统文化在当下传承中焕发新活力;山东卫视的《国学小名士2》重现“飞花令”盛况,13岁的贺莉然“三秒一词五秒一诗”,再度引发青少年国学热。除此之外,《同一堂课》《阅读·阅美》等节目也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文化传播的新实践。

  相比电视文化类节目的成熟度,网络端的文化类节目发展晚但成长快。面对年轻人聚集的传播平台,文化类节目的互联网表达则呈现出更多探索可能性。《博物奇妙夜》抵达“现场”,于实景中探讨文博历史,用当代视角解读更有滋味的文化与传统;《一千零一夜》着眼经典阅读,读书、读人、读世界;《我们的侣行》以纪实真人秀的形式创新文化传播样式,贴近年轻人价值观,也展现出一定的国际视野。

图片 2

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 资料图片

  创新力不足阻碍发展

  文化类节目总体延承了去年的热闹图景,并在多个维度上实现影响力增量。但是,纵然有相当规模的精品力作涌现,依然有不少“老”问题没能妥善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在热闹的发展之余表现更为突出。

  纵观两年以来的文化类节目市场,有部分集中涌现的状况值得警惕。一方面是题材过于单一、内容同质化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当前流通于市场的文化类节目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比例聚焦传统文化题材。其中,又以历史、文物、诗词等为主流。这些被展现的对象固然是中国深厚历史文化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过于趋同的内容表达也造成扎堆、跟风现象显著。其背后反映的问题则在于节目文本对“传统”的读解过于单一,还有更多可入题的“传统”值得打开视野,例如建筑、民俗等,要从器物本身往器物精神开掘。除此之外,“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在文化类节目市场中也不鲜见。有不少节目以“文化”为名,内核却仍旧是一档过度娱乐化的竞技综艺,文化元素仅为点缀。

  另一方面,节目形态的设计问题也应当予以更多重视。就当前的文化类节目来看,对于形式的创新还远不及其他品类的节目文本,“演播厅 嘉宾”交流的方式让相当一部分文化类节目沦为另一种意义上的访谈节目。同时,过度消费文化名人的状况也是现实,一些常常现身节目的专家学者,也变身“明星”成了香饽饽,相比之下,专家观点的稀缺却成了普遍现状。

  就当前的发展态势看,文化类节目的创新力度依然有限,从文本到形式,其实还大有可为:既要继续升级迭代节目模式,也要厘清问题、觅得发展。内容和传播是一体两面,文化类节目市场虽看似喧嚣,但如何让节目立得住、传得开依然是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这背后呈现出的,是整个市场有待于进一步成长的巨大空间。

  缺乏有价值的文化探索

  文化类节目是不是越多越好?从现状来看,这是一个值得再商榷的问题。在层见叠出的文化类节目中,真正有价值的文化探索不多,这也是客观事实。背后关涉的,或许是在节目“生产-传播”逻辑下更本质的命题。

  一方面,任何品类的节目自主创新是一个过程,若是一味追赶市场的速度,创新乏力的困局必然将时常发生。投射到当前文化类节目的发展态势中,节目同质化、文化生产“虚浮”等问题都是具体反映。另一方面,伴随规模化发展而来的,恰恰是文化类节目刚刚起步的寻“根”之路。并不是有“文化”入题就能构成一档优质的文化类节目,文化主体性地位的确立是此类节目实现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进一步而言,无论何种题材的文化类节目创新,都需对“文化”有更清本溯源式的理解和阐释,不仅仅停留在露出文化元素、平移文化特征等方面,由此才能迎来节目更丰富的创新探索空间。

  虽然今天的文化类节目已初具规模,在大量的实践中,也有不少节目文本表现出其在文化传承、审美娱乐等方面的积极影响。但从更长远的视角看,文化类节目对文化沟通乃至于文化再生产功能的促成,都还有相当的距离要拉近。文化类节目要想走的长远,还需重新回到对“文化”的认识这一基本面的议题上来。

  (作者:何天平 系电视评论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作者:何天平,系电视评论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汉语蕴含着中华民族的博大智慧,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几千年来,我们在书写汉字的过程中,将中华文明代代相传。随着经济的发展,当老百姓在解决温饱和娱乐问题后,就会发现自己心灵是不是缺少什么,是不是需要一些新的动力,这个时候荧屏汉语热就应运而生。如今,当我们享受着与世界同步的生活之时,越发深刻地感受到,只有建立在精神生活基础上的物质生活,才是充实的。我们只有站在中华文明的文化根基之上,才能更好地理解与认识,消化与吸收其他的文明。中国人通向世界的文化出口只有一个,那就是汉字和它背后的强大文化。我们只有从此出发,才能抵达与世界其他文明共鸣的境界。现在汉字节目受人关注,表明社会对汉字文化认识的回归。

文化类节目走热电视荧屏,已然成为一年多来值得关注的重要文化现象。从《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到《国学小名士》《诗书中华》,再到《经典咏流传》《国家宝藏》,一系列节目共同构筑起了当下风清气朗的电视传播环境,并取得多个维度的影响力增量。

文化类节目也频频亮相卫视,不再作为陪衬式的点缀一笔,而在主体性确立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主流之姿。其中,不少卫视对文化类节目的改造有新意:湖南卫视推出的《声临其境》以原创模式呈现表演中的“声音”元素,形成小切口、大影响的文化感染力;东方卫视的《我们在行动》走出演播厅,关注公益与扶贫,形成不俗的社会反响。正在播出的《相声有新人》,用年轻化的语态传播传统曲艺文化,让传统文化在当下传承中焕发新活力;山东卫视的《国学小名士2》重现“飞花令”盛况,13岁的贺莉然“三秒一词五秒一诗”,再度引发青少年国学热。除此之外,《同一堂课》《阅读·阅美》等节目也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文化传播的新实践。

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并不是符号。无论是外国人学汉语,还是中国人汉语比拼,都证明了汉语热向电视荧屏蔓延的趋势。对于一个外国人,会说流利的中文,并不代表真的了解中国;对于一个中国人,能写出生僻的汉字,也不一定真的是个文化人。荧屏汉语热只有不断改变和创新,努力让语言回归本质,融入中国文化的点点滴滴中,才能让国学发扬光大。当越来越多的汉语节目,不再只是一时跟风,当越来越多的汉语使用者,潜移默化地了解更多中国文化,那么当下这场荧屏汉语热,在历史的宏观发展中,就真正起到了带动文化热的作用。

作者简介

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文化类节目持续发热,并在台网两端不断结出精品果实。电视端依然是文化类节目创新的重要阵地。央视作为国家级媒体,引领文化传播既是责任也是探索。日前播出的《加油!向未来》第三季,以“科学 ”入题,意在发现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科学,在延续前两季大型科学实验的同时升级形态,凸显科学的奇趣之美;不久前收官的《朗读者2》进一步拓宽文化边界,以多元社会视角感悟文学之美;《国家宝藏》《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则借由当下的话语亲近传统文化,传播效果可圈可点。

从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经典咏流传》,到地方卫视《汉字英雄》《中华好诗词》《挑战文化名人》,再到《汉语桥》《中华好故事》,以“电视国学”为概念的文化类节目也在慢慢渗透。有人说,文化类节目的播出,在一定程度上为荧屏添了一抹“文化范儿”。与去年“小打小闹”相比,今年的文化类节目呈现“井喷”之势。无论是“汉字”,还是“成语”,各个节目都突出自己的特色。

(作者:何天平,系《广电时评》执行主编)

作者简介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姓名:何天平 工作单位:

较之2017年的规模化成长,今年的文化类节目市场更趋理性。台网两端涌现的文化类节目,从“量产”走向“质产”,从“严肃”走向“亲民”,降温之后迎来新的变化,也面临新的挑战。跟风、模仿、同质化等问题,在近段时间的文化类节目中不断出现,如何审视当前的文化类节目?文化类节目如何才能真正深入人心?

荧屏文化类节目更多是为观众提供文化知识、文化启迪甚至文化反思。《经典咏流传》《中国成语大会》等成为“现象级节目”。在收视率依然是电视节目生存“王道”的当下,仅靠一两个节目的意外走红而群起“跟风”,并不是充分理由。而荧屏汉语热火爆的背后,是国人重拾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迫切心愿。汉语综艺节目走到今天变得活跃,有它正常的背景和市场需求。成语、诗词、汉字,这些节目内容无一例外属于“国学”范畴,业界也把今年的这一波电视节目潮称为“电视国学风”。而这股突然刮起的“电视国学风”,多少跟《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见字如面》等成功有很大关系。

自古以来,中国就被称为“衣冠上国、礼仪之邦”,“礼仪之大”和“章服之美”构成了东方美学的内在肌理。《时尚大师》用“服饰”入题,将对中国意象的读解和阐释融入一种中国自古以来就不断养成的“时尚”观念之中。从“吉祥图案”到“水墨丹青”,再到“东方神话”,《时尚大师》用12个最“中国”的命题定义其文化传播的内在线索,风格迥异的设计师在一周时间内完成主题采风、创意设计、服饰制作,并在最终的舞台上展现不同的主题作品。

经由一段时间的探索实践,2018年的文化类节目市场构成更为常态化的建制:研发原创模式、面向中国文化、贯穿国民教育。值得欣喜的是,着眼于此类节目的再勃兴,泛娱乐传播环境正在积极寻求文化重释的话语空间。

文丨吴学安

如何选择“传统”元素来构架节目形态?《时尚大师》有一定的巧思。“传统”之于当下的传播困境,在于如何让当代人以今天的方式面对历史并且融入其中。在这一层面上,节目对“时尚”本身的诠释是一大亮点。传统文化所面临的社会历史语境不断流变,但不同时期对于“美”的向往和推崇却是一以贯之的。任何一个年代都有“时尚”表达,有意思的是,让不同的“时尚”跨越历史牵手,这或许也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了一方荧屏空间的吸引力。

纵观两年以来的文化类节目市场,有部分集中涌现的状况值得警惕。一方面是题材过于单一、内容同质化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当前流通于市场的文化类节目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比例聚焦传统文化题材。其中,又以历史、文物、诗词等为主流。这些被展现的对象固然是中国深厚历史文化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过于趋同的内容表达也造成扎堆、跟风现象显著。其背后反映的问题则在于节目文本对“传统”的读解过于单一,还有更多可入题的“传统”值得打开视野,例如建筑、民俗等,要从器物本身往器物精神开掘。除此之外,“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在文化类节目市场中也不鲜见。有不少节目以“文化”为名,内核却仍旧是一档过度娱乐化的竞技综艺,文化元素仅为点缀。

近日,央视因为节目编排关系,《经典咏流传》宣布延后播出。这一消息丝毫没有影响观众的热情,节目的录制消息、往期节目的视频,都引起网络热议,甚至一度冲上热搜。不少观众认为,《经典咏流传》让观众在鉴赏歌曲的同时领悟诗词精髓,更好地融入意境。

可以看到,不断垂直细分的文化类节目正在不断展现出更丰富的可能性。电视传播要大众化,也要精致化,《时尚大师》的探索显然有着一定的启发意义。未来,我们也期待更多以不同“传统”入题的文化类节目开掘出更深厚的现实意义。

相比电视文化类节目的成熟度,网络端的文化类节目发展晚但成长快。面对年轻人聚集的传播平台,文化类节目的互联网表达则呈现出更多探索可能性。《博物奇妙夜》抵达“现场”,于实景中探讨文博历史,用当代视角解读更有滋味的文化与传统;《一千零一夜》着眼经典阅读,读书、读人、读世界;《我们的侣行》以纪实真人秀的形式创新文化传播样式,贴近年轻人价值观,也展现出一定的国际视野。

[责编:刘瀚潞]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各大制播平台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推出的文化类节目已达60档,文化类节目从勃兴走向了成熟,一大批形态自洽、立意精深的作品受到观众的喜爱。从既有播出可见,多数文化类节目关切“传统”这一命题,从中华文化的深厚土壤里取材,展现出较为显著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意识。随之而来的思索是,对于植根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文明,电视化“传统”的过程还可以有哪些新的考量和思路?诗词、书信、戏曲、国宝……理解和阐释“传统”的维度其实还能有更多。

缺乏有价值的文化探索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带动文化热,并非只是汉语类节目的责任,每一个学习汉语、使用汉语的人,都是传承传统文化的一份子。荧屏汉语热能否真正形成一股传播国学的力量,而不仅仅流于噱头,还有待时间检验。荧屏汉语热要争夺收视率,节目制作者下的功夫自然要更多。

文化类节目走热电视荧屏,已然成为一年多来值得关注的重要文化现象。从《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到《国学小名士》《诗书中华》,再到《经典咏流传》《国家宝藏》,一系列节目共同构筑起了当下风清气朗的电视传播环境,并取得多个维度的影响力增量。

过去两年间,文化类节目火热荧屏,成为中国电视的一大重要变化。政策和市场的双向驱动为已步入“下半场”的文化类节目发展创造了更多空间。一方面,“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的节目自主创新方向,构成文化类节目自我迭代的重要线索,也有益于视听媒介贯穿国民教育、滋养文艺创作的功能实现;另一方面,经由一个阶段的培养,不少文化类节目走出市场资源稀缺的困境,形成了常态化且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图片 3

“时尚”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紧密相关,而服饰文化更是大多数国人颇为关切的一个具体截面。这不仅关乎审美空间,也关乎文化空间。尤其在中国本土设计师近年在国际时尚场合中表现亮眼、国际时尚潮流也更多青睐于中国时尚舞台的大背景下,正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时尚传播,或许也反映着中国文化“走出去”在今天更有力的能量。

过去两年间,文化类节目火热荧屏,成为中国电视的一大重要变化。政策和市场的双向驱动为已步入“下半场”的文化类节目发展创造了更多空间。一方面,“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的节目自主创新方向,构成文化类节目自我迭代的重要线索,也有益于视听媒介贯穿国民教育、滋养文艺创作的功能实现;另一方面,经由一个阶段的培养,不少文化类节目走出市场资源稀缺的困境,形成了常态化且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时尚大师》;文化美学;文化类节目

文化类节目;新趋向;正能量

《时尚大师》用今天的审美方式再造过去的“流行”,这意味着不同阶段的文化面貌在“服装”这一小小的窗口里得到了碰撞和交流。节目中不同背景、特点的设计师们,用自己的方式赋予传统以新的表达,从最终的“大秀”呈现中,我们看到了古典之美、创意之美、细节之美……这些都让“潮流”本身得到了更多来自时间的馈赠。

虽然今天的文化类节目已初具规模,在大量的实践中,也有不少节目文本表现出其在文化传承、审美娱乐等方面的积极影响。但从更长远的视角看,文化类节目对文化沟通乃至于文化再生产功能的促成,都还有相当的距离要拉近。文化类节目要想走的长远,还需重新回到对“文化”的认识这一基本面的议题上来。

年轻化的语态受欢迎

就当前的发展态势看,文化类节目的创新力度依然有限,从文本到形式,其实还大有可为:既要继续升级迭代节目模式,也要厘清问题、觅得发展。内容和传播是一体两面,文化类节目市场虽看似喧嚣,但如何让节目立得住、传得开依然是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这背后呈现出的,是整个市场有待于进一步成长的巨大空间。

文化类节目总体延承了去年的热闹图景,并在多个维度上实现影响力增量。但是,纵然有相当规模的精品力作涌现,依然有不少“老”问题没能妥善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在热闹的发展之余表现更为突出。

创新力不足阻碍发展

一方面,任何品类的节目自主创新是一个过程,若是一味追赶市场的速度,创新乏力的困局必然将时常发生。投射到当前文化类节目的发展态势中,节目同质化、文化生产“虚浮”等问题都是具体反映。另一方面,伴随规模化发展而来的,恰恰是文化类节目刚刚起步的寻“根”之路。并不是有“文化”入题就能构成一档优质的文化类节目,文化主体性地位的确立是此类节目实现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进一步而言,无论何种题材的文化类节目创新,都需对“文化”有更清本溯源式的理解和阐释,不仅仅停留在露出文化元素、平移文化特征等方面,由此才能迎来节目更丰富的创新探索空间。

姓名:何天平 工作单位:

文化类节目是不是越多越好?从现状来看,这是一个值得再商榷的问题。在层见叠出的文化类节目中,真正有价值的文化探索不多,这也是客观事实。背后关涉的,或许是在节目“生产-传播”逻辑下更本质的命题。

另一方面,节目形态的设计问题也应当予以更多重视。就当前的文化类节目来看,对于形式的创新还远不及其他品类的节目文本,“演播厅 嘉宾”交流的方式让相当一部分文化类节目沦为另一种意义上的访谈节目。同时,过度消费文化名人的状况也是现实,一些常常现身节目的专家学者,也变身“明星”成了香饽饽,相比之下,专家观点的稀缺却成了普遍现状。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电视国学风,光明日报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